网站首页 | | 高端访问首页
 
 
人物介绍:
 洪锋,男,上海交大本科,美国普度的博士,在谷歌工作了四年,他在美国谷歌的时候,谷歌有一个很出名的产品叫3D街景,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,就是可以在地图上看3D的实景,这个产品就是洪锋在google的时候四五个人做的产品,这个产品是很有创意的,基本上你去香港,在3D街景上可以看到还原出来的街景。三年前回国以后,他是google中国的高级产品经理
 
 
访谈报道
 洪锋 38岁

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、副总裁

 洪锋2012年初接手MIUI,截至目前 它的全球联网激活用户数超1亿,月收入超1亿元,小米应用商店总下载量破120亿次,每月下载达15亿次,小米主题商店有超过1万款主题,超过3000名设计师向主题商店提交作品。加入小米前,他曾在谷歌任高级软件工程 师和高级产品经理,是谷歌日历、谷 歌地图3D街景等项目的主要负责 人。

那是第一次小米发布会的主讲者不是雷军。2014年8月16日,小米开发的定制系统MIUI 6 发布会现场,随着小米公司董事长兼CEO雷军的一句“有请洪帮主”,一位身穿黑色T恤、身材瘦削的人走上台。若不经介绍,你很可能会把胸前印着MIUI 6标识的洪锋当成场边的工作人员,或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。

作为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、副总裁,洪锋正是MIUI的产品负责人。MIUI是小米发布的首款产品,截至去年已更迭至第6代,一连串数字或可折射出这位前谷歌高级产品经理在小米的江湖地位:MIUI全球联网激活用户数超1亿,月收入超1亿元,小米应用商店总下载量破120亿次,每月下载达15亿次,小米主题商店有超过1万款主题,超过3000名设计师向主题商店提交作品……

2012年初,洪锋接手MIUI时,团队只有30多人,如今它的队伍已扩张了20倍;MIUI积累首个1000万用户时,耗时849天,而在MIUI 6发布前累积新的1000万用户,洪锋只花了48天。

尽管MIUI热得发烫,但它的幕后掌舵者却有些神秘—在接受本刊专访前,除了散见于网络上他的产品观点,洪锋似乎一直有意避开照向自己的聚光灯。这反映了他的个性—如果非给他贴标签的话,有一个是他和同事们都高度认可的—“闷骚”。

洪锋的确很闷。雷军曾如此评价他:“你接触他会压力很大,他没有表情,他随便你说,你不知道他怎么想的,但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。”

小米黄页产品经理齐云飞对此亦印象颇深。2012年3月底的一个傍晚,那是齐加入这个创业公司前的最后面试。天已漆黑,洪锋坐在他的对面沉默着,面部表情几无变化,洪锋当时穿着一件蓝色羽绒服,在办公室内昏暗的灯光下,那天的气氛有点冷。

“我长期处于节能状态。”洪锋对《环球企业家》解释道。在他看来,创业有时就像电子游戏中的格斗,到最后拼的是谁“血长”。“你看我长得也不壮,天生‘血短’,所以省着点用。”

小米MIUI产品主管许斐在谷歌期间就曾是洪锋的同事。在许眼中,洪极擅用最精炼的语言表达。“他CPU处理能力很强,惜字如金,能用一个字说的绝不用两个字。”

洪锋还有一项异于常人的禀赋—从不紧张。雷军也觉得他性格够好,没见他着急过,也没听说他失眠。“我可能是缺乏焦虑的能力,也没办法不睡觉,累了就要睡。”和许多高管少得可怜的睡眠时间相比,洪锋每天会奢侈地睡上七八个小时。即便是在登台向万千粉丝介绍MIUI 6之前,他也没觉得有什么紧张。因为在他看来,演讲本质上就是个“产品”。

即使在奇才聚集的谷歌浸润多年,洪锋也不觉得自己属于科学怪人——他只是碰巧在儿时便找到了兴趣所在。出生在上海的他,童年曾被老师推荐至中国福利会少年宫儿童计算机活动中心。上世纪80年代,看到该中心小朋友的计算机演示之后,邓小平曾当场说出了那句著名的“计算机的普及要从娃娃抓起”。事实上,童年时代的洪锋还先后曾在少年宫美术组、雕塑组待过,不过,最终他还是偏爱计算机。

爱好最终成了他的专业,这位美国普渡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2005年在美国加入了谷歌。那是他职业生涯中的一段快乐旅程。在谷歌美国任高级软件工程师期间,除了负责谷歌日历项目,洪锋还拿出业余时间跟同事“玩”起了著名的3D街景——把汽车改装,装上发电机、摄像机等各种设备,开车去拍街景,起初这一举动还会引来警察的注意。

那时的谷歌员工总数约为目前的十分之一,正处于创业的高速增长期。 “当时觉得遍地都是牛人。你会看到胡子都白了的老爷爷,他可能就是某种计算机语言的奠基者。”洪锋说。在谷歌的几年锻造令其受益匪浅。因为如果一毕业就去创业,很难无师自通;到一家等级森严的大企业,又必须像螺丝钉一样重复而难有突破。而到一家处于高速发展阶段、顶尖人才聚集的创业企业,一方面自己施展空间较大,有机会试探能力的极限;另一方面又有高人指点,自然会加速能力的提高。

征途

不过,在谷歌工作五六年后,洪锋内心的创业冲动越来越强烈。

至于当初为何选择加入小米,洪锋并没有精确的理由:“能说出来的,其实都是事后杜撰,能说清楚就意味着你在计算,计算就说明这件事没真正打动你。”他觉得这好比结婚,若还在纠结选择哪个伴侣,或许就意味着都不喜欢。“看到对的女孩就不犹豫了,只想跟她结婚。”

从理性角度出发,对雷军本人的认同是其加入小米的重要因素。两人第一次见面就聊了很多产品细节问题,发现彼此很有“频率上的共振”。在洪锋看来,创业团队的价值观必须一致,“大家觉得什么重要、什么不重要,是一致的,我觉得这点非常非常重要”。

MIUI原本是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负责。在2012年春节洪锋接手时,首要问题就是人手短缺。当时30多人的团队无法满足业务的成长,雷军希望当年五一能增员到100人,年底能扩张至两百 人。

为了将“节能模式”切换到“高速运转”模式,默不作声的MIUI新领袖发起了一场游说运动。他到百度、微软等公司楼下咖啡馆四处猎人,还不停地打电话介绍自己和当时还默默无闻的小 米。

如果对方婉言谢绝,洪锋则会再坚持一下:“不要紧,我就在你楼下,我们随便聊一下。”事实证明,每联系几个人,总有一个愿意聊聊,团队快速扩张就是这样硬磕出来的。现在谈及那段经历,洪锋还有点感慨:“大公司的高管不会这样做猎头,在别人家楼下堵着人说,大哥大姐聊一下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……”

这段经历给他的启发是如果需要花太多精力去说服,则他很可能不是你应该争取的人,真正值得珍惜的人反而比较容易争取。许斐就是“轻易上船”的典型。了解小米之后,她非常激动,不过当时小米的薪水不及谷歌的四分之一。许斐的反应也让前同事洪锋有点吃惊——愿意来,工资可以再低一些。

在洪锋看来,早期愿意来小米的人,大多是一些“刺头”,甚至对管理非常反感。如何带好这样一支队伍,他自有一套。“对员工nice,能容得下人”是同事对他的评价。齐云飞和小米生活产品经理王博都曾在洪锋面前与同事激烈争吵过,甚至对洪本人也发过脾气。但洪锋本人却从未向下属发怒,也没人会因此被记“小黑账”。

他得以服众靠的是过人的智力。“我和洪锋第一次吃过饭就觉得这人真聪明啊!我喜欢聪明人!”王博回忆说。王的才华和脾气在MIUI团队中相当知名。有时候,许斐会故意让新人先过王博这一关,因为王通常对头脑不够聪明的人忍耐度很低。不过就是这样一个恃才傲物的产品经理,言语间也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对洪锋的敬佩:“经常你话刚开头,他就立马明白了。”齐云飞也有同感,他发现跟合作伙伴开会,听洪锋讲话,自己会感到平时汇报的内容不但全被吸收,而且被表达得更精当。

洪锋也擅长四两拨千斤地处理员工争执。当出现难以调和的争执时,洪锋不会坐视工作停滞不前,而是令大家快速行动,以最小的代价去试错和调整。关于MIUI的智能升级如何让用户体验最佳的这一细节,产品经理的一方认为,系统更新完毕弹出通知之后,如果用户没有手动选择稍后重启,那么就应在30秒后自动重启;另一方认为,不应设置30秒倒计时,而应只通知用户方便时自行手动重启。

前者的好处在于及时为用户自动升级系统,后者则可以保证用户在游戏、录像时不被打扰。双方为此争得不可开交,当陷入各自的逻辑无法自拔时,洪锋慢悠悠地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说:“可以这样啊,如果手机正被使用,就采取后一种方案;如果手机没在用,就自动升级。”如此简单的一句话令双方顿时有醍醐灌顶之感。

 还有一次有员工提出,工位安排应该以项目组为单元,而不是产品经理、设计师、工程师各自为政,但有的员工就反对这一创业初期留存下来的惯例。洪锋觉得前者的建议可取,力主大家调换座位试一试,结果效果很好。

MIUI团队实行扁平化管理,从基层员工到洪锋总共就三个层级,他需要直接面对几十个中层以及随时直接找他的员工,并长时间保持高速的多任务处理模式。对于如何排解工作压力,洪锋认为这存在一个误区:很多人以为工作是种负担,但对于真正喜欢的工作,虽然很累但其实跟电子游戏没什么区别,本质上它就是个真人游戏。“你以为他在用功,其实他在享受。 ”

如同管理,对于产品,洪锋也希望它尽可能简单且人性化。在一次例会上,许斐、洪锋和雷军三人发现互相都有类似的痛点——许斐开车导航时多次被突来的电话中断,洪锋给孩子录像时也曾因此错过珍贵瞬间,雷军忙里偷闲摆弄游戏时也有此遭遇……事后,洪锋团队对此进行了改进:用户正在操作手机时,突然来电也不会强制打断,而是在屏幕最上方显示来电提醒,避免用户的重要操作被中断。

MIUI的开发者力求给用户带来类似好的产品体验。齐云飞痴迷于黄页产品,在加入小米之前的那个春节,他把自己关在房间内研究手机黄页的各类相关问题。来到小米之后,他和同事为MIUI黄页陆续增添了充话费、发快递、找代驾、在线挂号、打车等服务,还做了美食、银行等周边查询功能。他甚至还与 EMS 进行合作,在 MIUI 里帮助高考考生查询录取通知书的寄送情况。小米黄页也倾注了洪锋的创意。根据打客服电话不得不等待语音播报的痛点,他请团队增加了这样的设计:当用户拨通某些客服电话后,手机界面会自动显示各功能键对应哪些服务,如此帮助用户节省等待时间。

洪锋希望产品追求的不仅是实用主义,还有诗意。“手机不仅仅是做到好用就结束了,希望在这件每天用得最多的产品上给大家一点感动,一些惊喜和会心一笑。”洪锋说。当手机播放的歌曲切换时,屏幕四周的背景会随着唱片封面的色调而改变,实现整体色彩的协调;当用户把APP拖到垃圾箱时,被删除一刹那APP图标会变成一朵烟花绽放开来,如果是批量删除,烟花则会更加五彩缤纷。

不过,在员工眼里,他更像是个技术宅男——不精于世故,有点萌呆。有一次,洪锋头天说请大家吃饭,第二天忘记请客,自己带饭来了。经员工提醒后,他觉得把饭扔掉挺可惜,就带去酒店当着下属们的面,吃起自己带的盒饭……在生活中,他不喜欢收拾屋子,有时会赤脚待在办公室里,偶尔突然激动起来,会忘了穿鞋就跑出来找同事聊天。

洪锋认为如果自己生在古代,很可能会是一位手工艺人。他曾与同事提及制作防霾口罩的设想。有段时间,他经常不在办公室,为了不影响与团队沟通,他亲手做了一个机器人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,开会时就用机器人现场连线—他甚至想有空再做一个搬运机器人。“只要能把一个东西造出来自己就挺高兴。”

sitemaps.xmlbaidunews.xml
芜湖企业服务大厅

购物车(0)    站内信(0)     新对话(0)

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125号